上海閔行撥改投十年實踐:撬動社會資本567億,獲4倍回報

澎湃新聞記者 郭鈺

2020-01-14 22:0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知名鮮花電商品牌“Flowerplus花加”近期擬開出第一家線下體驗店,店址選在上海虹橋基金小鎮,而不久前,花加完成了3500萬元B1輪融資,領投方為上海雙創基金投資中心旗下基金。
虹橋基金小鎮和上海雙創基金投資中心都是上海閔行政府投資基金的產物。小鎮由上海雙創基金投資中心運營管理。上海雙創基金投資中心是全國首家由地方政府發起設立的股權投資母基金,由上海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通過設立,著重布局國家鼓勵發展的戰略新興行業,是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科創中心的重要舉措之一。
虹橋基金小鎮。
1月13日,閔行區政府在虹橋基金小鎮舉辦了“聚資本、促產業、賦動能、謀共贏——閔行區2020閔行政府投資基金年會“。
過去財政支持企業發展,是通過簡單地財政補貼方式,閔行區通過“拔改投”,充分發揮區級財政資金的撬動效益,即把對企業的財政資金無償撥款,改為實行設立政府投資基金帶動社會資金放大杠杠效應的有償投資使用方式。
據閔行區委常委、副區長沈軍介紹,成立十年來,閔行政府投資基金達到62億元規模,撬動社會資本567億元;投資子基金66支,認繳出資額37.88億元,財政實際出資32.03億元,子基金規模約567億元,撬動了約15倍的社會資本,并取得了近4倍的階段性收益回報。從投資項目的區域分布來看,閔行政府投資基金投資企業725家,其中投資區內企業109家,近58%的項目集中在長三角地區;從被投企業行業來看,信息技術類、現代服務與消費類、文化創意及教育類、先進制造、生物醫藥、新能源新材料及人工智能,六大產業投資總占比達到92%,體現了高端產業引領功能;從投資企業的所處階段來看,區政府投資基金堅持投早投小原則,上海市被投企業中,初創期、種子期企業占比達到90%。
閔行政府投資基金如何運作?
閔行區金融辦副主任顧耀強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起步的時候對基金的運作模式各方質疑聲較多,政府為什么要做?交給市場化團隊是否靠譜?對這些團隊有無了解,是否存在利益輸送?財政的錢虧了如何向納稅人交代等等。
如果說這些質疑會隨著基金運作效益良好逐漸褪去,那么真正的挑戰是如何把握市場和政府的邊界,找到最大公約數。
“市場是逐利的,但是政府有自己的產業導向需求,市場要求政府要有契約精神,做到法治、透明、服務型政府,政府如何在大的方向上把握又不過度干預,實現充分授權,這中間度的把握是一個問題。”顧耀強說。
閔行政府投資基金最終選擇了“政府引導、市場主導、專業運作、風險防控”的路線,實行政府決策與市場操作分離的管理體制。
“政府引導”,是對投資方向和階段上的政策性引導,用來解決因逐利性而對初創期、中早期企業造成的投資缺失和市場失靈。“市場主導”,是指在政府引導的大方向下,專業管理機構對其投資和管理進行專業和技術性運作,選擇優秀子基金和項目進行投資,政府不干預其具體運作。 “專業運作”,是指通過政府采取購買服務的方式,由社會上專業管理機構進行基金投資和管理。“風險防控”,包括成立基金理事會,對政府投資基金各項投資行為和規則制定的進行決策;成立專家風控委員會,對基金所投資項目及參股子基金進行專業評審;對基金投資決策行使觀察員制度,并擁有一票否決權等等。
政府可以扮演哪些角色?
顧耀強介紹,政府并不是“無為而治”,也不是“事必躬親”。事實上,除了導向把控,政府也可以在其中扮演很多角色。
如政府可以通過經信委、科委等,推薦轄區內比較有潛力的企業給市場化的基金,讓他們與基金形成對接,最終交由市場進行選擇;還可以把區內重點企業引入科創園、孵化器,形成基金+基地模式;另外,對于被投企業,有上市辦等機構跟進,進行公司治理的監管、上市輔導等,助力其早日實現IPO或并購;對于基金所投的外地企業,政府主動拜訪,了解他們的生產經營狀況和發展需求,看看有無恰當時機引入本地或開展合作……
據閔行區財政局相關人士介紹,在基金選擇上,他們會邀請第三方律所、會計師事務所等一起配合,各自從專業的角度進行判斷,之后政府會采用招標的形式,保證其過程公開透明。對于合作的基金管理人,除了滿足市場化追求效益和利益的訴求外,還要滿足政府的一些要求,比如說扎根、注冊在閔行,形成規模效應。在整個基金的投資期結束以后,他們會對整個基金的投資情況進行考核,包括所產生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他投了區內的企業,能夠帶動多少就業,能夠帶動多少新企業設立等,此外會考核整個基金的管理人,在整個資金的管理過程當中是否勤勉盡責,是否有程序上的不合規等等。
通過一系列的舉措,政府和基金各司其職又合作互補,取得了良性的互動效果。一來基金可以改變傳統財政補助方式,由“撥”改“投”,化解項目扶持決策難以貼近市場要求和財政資金使用效益最大化兩大難題,使政府投入有進有退;二來通過政府資金的引領和帶動作用,可以吸引社會資本集聚,采用金融手段發揮財政杠桿撬動效應;三來是通過社會資本聚焦重點產業、行業和企業,以股權的形式精準投入,挖掘培育做大一批創新性、科技型、引領型企業,使得財政資金效益和功能都得到最大化。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鄭景昕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相關推薦

評論(21)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快乐1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