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行會議上,公報文件中,黨報紙頁間,民間倡議里,為你描摹國家政治走向,指點公共政策內涵,記錄改革艱難進程。到位而不越位,是政庫也是智庫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96

謝謝您的提問。實事求是,站在美國人的角度來說,如果不是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生活受到嚴重影響,或者由于跟中國有商務、經貿、、生意、教育往來,普通美國人是不會去關心中國發生了什么。中國的防控經驗和做法美國人是一無所知的,原因是很簡單:我不關心,我不在意。美國無法像中國那樣“應收盡收,應治盡治”,原因有四:
第一,中國“應收盡收,應治盡治”防控目標和策略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依托中國舉國優勢,全國一盤棋,全國各地的醫務人員、醫療物資、消毒物資、生活物資和各種其他必需的緊急服務迅速向武漢、向湖北聚集,才有 “應收盡收,應治盡治”的人力物力保障和實現的可能。美國的疫情發展盡管很迅速,但美國任何一個城市、任何一個州都還沒有達到像1月底武漢那樣緊迫的程度,美國的醫療衛生保健體系還有后勁和余力,可以有效應對。
第二,美國的州跟中國的省是不一樣的,美國聯邦政府不能直接命令美國的州去做什么,只能向各州提供資金、醫療物質和技術支持和援助,幫助有緊迫需要的州渡過眼前的難關。目前各州州長抨擊華盛頓不作為可以理解為美國式的“會哭的孩子有奶吃”,盡可能多地爭取聯邦財政資金的支持和醫療防護物資的支援。
第三,美國的醫療衛生保健體系主要以私營企業為主,美國的醫院、診所、老年康復機構等醫療衛生提供方80%以上都是私營機構,無論是美國聯邦政府和美國各州政府都不能未經正當程序直接征調和征用,除非“clear and present danger”(明顯的而現實的危險)。美國政府可以號召,但不能強制,目前美國的媒體也沒有報道全美各地的醫務人員馳援疫情嚴重城市的新聞報道,美國也沒有出現舉全國之力、舉全州之力去做什么事情這樣我們中國耳熟能詳的行為模式。盡管3月18日特朗普援引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國防生產法案)要求美國企業生產口罩、防護服、呼吸機、核酸試劑盒等醫療物資,但美國政府不能像二戰時期那樣實施軍事管制經濟。
第四,美國聯邦政府目前疫情防控的首要目標是全力防范美國經濟出現大規模衰退,美國金融市場出現暴跌,美國資本市場出現異常波動,美國企業部門和家庭部門出現債務違約和大規模失業現象。經濟金融領域出現的危機是需要舉全國之力應對的首要問題。

31

花茶不在所謂的六大茶類(紅茶、綠茶、青茶、黃茶、黑茶、白茶)中,它屬于“再加工茶”。可以在綠茶、紅茶、烏龍茶里放很多種花。當然工藝要正確。
茉莉花茶銷售最好,所以聽到最多。其實花茶還有其他種類,如玉蘭花茶、桂花花茶等。
目前的茶葉資訊是比較落后的,原因是大多數資訊在計劃經濟時代產生、成熟并進入教科書。這些信息與今天的市場經濟環境往往格格不入。
花茶的產生據我翻閱材料,應該起源于元朝(與一般看法不同,如百度百科)。發明人為畫家倪瓚,他在著作《云林堂飲食制度集》中最早提到“橘花茶”“茉莉花茶”與“蓮花茶”。
明代茶人對這種新出現的花茶(在商業上應該很成功)很感興趣,發表了不同的看法。
顧元慶、錢椿年的《茶譜》建議放進茶里的花很多:“木樨、茉莉、玫瑰、薔薇、蘭蕙、橘花、梔子、木香、梅花”。
《茗譚》作者徐??對倪瓚和顧元慶有批評,態度很嚴肅:“吳中顧元慶《茶譜》取諸花和茶藏之,殊奪真味。閩人多以茉莉之屬,浸水瀹茶,雖一時香氣浮碗,而于茶理大舛。但斟酌時移建蘭、素馨、薔薇、越橘諸花于幾案前,茶香與花香相親,尤助清況。”就是說將花放到茶里面,于理不合,建議在茶室里放幾盆花就夠了。
“奪真”這種說法在宋朝就有了,當時茶與香的結合就有爭論。蔡襄在《茶錄》說:“茶有真香而入貢者,微以龍腦,欲助其香,建安民間試茶皆不入香,恐奪其真。”
“奪真”這種說法其實是一種多余的擔心,如果花茶中保存了茶的“真味”,工藝就成功了,事情就這么簡單。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花香與茶味之間有協調性。
茶是世界的,今天英國人的“伯爵茶”由佛手柑、正山小種和祁紅拼配而成,看來英國人也體會到了柑橘味與茶味之間的協調性。
北京人喜歡茉莉香片,據馬未都老師說那實在是因為以前北京的井水質量不好,放茉莉,壓一壓井水中的味道。那是另外一種情況。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快乐12走势图